防腐胶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腐胶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私募大佬裘国根财富路径借道华强潜伏招商证券-【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6 00:45:42 阅读: 来源:防腐胶泥厂家

随着招商证券IPO的正式启动,持有1.5亿股招商证券股权的私募富豪裘国根,因大赚二三十倍突然被置于聚光灯下。随之而来的则是质疑声音:裘国根的重阳投资如何受让了原为深圳华强(000062)集团持有的招商证券法人股?是合情合理的财技,还是另有隐情?

接近裘国根的知情人士向CBN记者提供的说法是,重阳投资入股招商证券只是借华强集团的“老股东”身份,从而参与了2006年本来只针对老股东的招商证券增资扩股。为此重阳投资额外支付给华强集团450万元的“过桥成本”。按照这一种说法,裘国根在招商系的人脉应非旁人可比。CBN记者经走访多位裘国根旧友,裘国根在资本圈游刃有余、左右逢源,特别是挖掘“招商系”投资机会的财富积累路径逐步清晰起来。

目标:“招商系”

深圳一位市场人士透露,裘国根工作的第一站是在深圳,先是在君安证券,后来下海自己炒股,在2001年后才转战上海。裘国根是人大毕业,在人大校友会的圈子里非常活跃,正是这种人脉的积累,让他此后能不断抓住赚钱的机会。

该人士称,在2002年~2005年的熊市期间,裘国根成功地选中了深赤湾A这只牛股,在那段时间,招商局旗下的深赤湾A和中集集团(000039)是A股市场少数几只“大牛股”成员。该人士称裘国根经常来深赤湾A参加股东大会,每次过来会见些朋友,该人士也因此得以认识裘国根。

深圳蛇口的投资圈里还有一些传说,有人说裘国根在深赤湾A上赚了2个多亿。但是这些都没有直接证据,CBN记者查阅了深赤湾A历年股东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榜,裘国根及其妻子骆奕从没有上榜。唯一能体现出裘国根对深赤湾A发生过兴趣的证据是,深赤湾A的2006年年报中披露曾接受过裘国根一行的调研。

裘国根第二次接触“招商系”公司则是有公开信息作依据。在2005年12月招商证券股权分置改革时披露的资料显示,裘国根的上海一格资产管理公司(上海重阳投资有限公司的前身)持有招商银行(600036)1000万股法人股。而在2002年招商银行上市时披露的股东资料中,上海一格并非招行股东。显然,上海一格名下的招商银行股份是在C股(进行协议转让的法人股)时代拿下的,当时招行股价在5~6元之间,还流通无望的C股至少要打对折,也就是说成本可能只有每股两三元。在股改后的2007年,招行股价最高曾到达46.33元。裘国根在招商银行上赚到何等丰厚的利润是可想而知的。

机遇:一次“积极性不高”的扩股

裘国根的重阳投资在2006年9月18日接手招商证券1.5亿股算是与“招商系”的第三次“亲密接触”了。值得说明的是,重阳投资牵手招商证券的时候证券市场的形势还不明朗。正由于杭州营业部违规理财事件给招商证券带来了巨额损失,2006年在增资扩股之前,招商证券为了做实注册资本,是选择先缩股,再增资扩股。先将原股东持有的24亿股按照1:0.72缩成17.27亿股,再面向老股东增资扩股,增加15亿元注册资本。

正因为缩股事件的发生,招商证券40名老股东对于增资扩股事件并不积极,一共只有7名股东参与了此次增资扩股,这7名股东包括“招商系”自己的集盛投资、招融投资、中集集团,其他股东只有中远集团、华强集团、上汽资产经营公司、洪都航空(600316)参与了此次增资。重阳投资的入股是通过华强集团的“过桥”而达成的,华强集团先参与增资,再转让增资股份给重阳投资,重阳投资付出的“过桥成本”是450万元。为1.5亿股招商证券股份支付了1.545亿元现金。

从转让时间上也能看出“过桥”的端倪,2006年9月14日招商证券的增资扩股的工商登记刚刚完成,9月18日,重阳投资就与华强集团签署了转让协议。

而华强集团在此番增资和转让的动作后,持有的招商证券股权比例与之前相同,仍然是4%,共计1.29亿股。一年之后,2007年7月2日,华强集团把这笔股权转让给了旗下的关联公司华强新城市发展有限公司。

裘国根不仅从“招商系”赚钱,还从招商局旗下公司挖角。2007年招商地产(000024)董秘陈宇辞职就是被裘国根揽到旗下,陈宇还被裘国根派到白云山A出任董事。随着今年明星公募基金经理李旭利加入重阳团队,陈宇从今年才逐渐淡出重阳。

结盟:总有下一次合作

不知招商证券“过桥”事件是重阳与华强集团的初识还是旧友重会,就在此次事件后,裘国根的重阳投资与深圳华强集团成为了资本市场的同盟军。与他们携手的还有虞阿五的日月控股,日月控股也同样是招商证券新进入的股东,与裘国根从华强集团接手股份不同,日月控股的股份来自于上汽资产经营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深圳证监局(深证局机构函[2007]1-9号)的批复,确认了是次重阳投资受让招商证券股权的合规性。CBN记者同时注意到,在这个批复中同时获得批复的,还有日月控股受让上海汽车(600104)持有的5537万股招商证券股份。

重阳投资的相关人士称:“事实上正是由于此前招商证券的增资扩股,使我们和华强、日月之间有了初步的接触和认识,也为此后参股贵糖打下基础”。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年初,因贵糖集团“国退民进”的改制,需将其所持贵糖股份(000833)的国有股转让,受让方为深圳华强。但当时刚刚颁布实施的《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限制了华强的要约收购豁免,因此华强出让其部分应收购的贵糖股份与上海重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上述受让招商证券股权的重阳投资非一个公司),以符合当时的政策规定。在这个重阳资产管理公司的股权架构中,裘国根与虞阿五各控制50%股份。目前重阳资产持有的2133万股贵糖股份在二级市场大部分抛售,只剩下101.96万股了。

转型:重阳走向阳光?

“裘国根在携手李旭利作资产管理的同时,对公司做了许多变革。”一位接近重阳投资的人士透露,为了应对招商证券上市可能带来的媒体轰炸,裘国根专门聘请了一位资深媒体人士出任公司副总,专门负责品牌管理和媒体联络,此外还专门聘请了一家财经公关公司来应对可能的“危机”。

为了对重阳投资进行更透明更正规化的变革,裘国根甚至改变了自己过往的做法,支付一定成本来为自己的一些隐秘投资进行“纠错”。比较典型的是,去年7月20日,重演投资通过大宗交易平台为从蒋菲手中接过2000万股白云山A股票。正是因为媒体对于蒋菲身份的质疑,裘国根最终决定以重阳投资直接出面来持有该部分股权。

黄膳苗培育

苏州混凝土

河北还原剂脱色剂分析纯硫酸亚铁厂家联系方式

福建收购原装进口IC

回收中兴威武3手机壳子价格高